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伟的博客

很高兴您的到来!

 
 
 

日志

 
 
关于我

一个乐观、快乐、热情、真诚且兴趣广泛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巧合!  

2015-06-30 15:10: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巧合! - zwjxzzjj - 周伟的博客
 1982年6月30日,是我告别大庆油田返回上海工作的日子。
33年后的今天,我收到了刊登自己这段经历的《石化老年》杂志!
巧合! - zwjxzzjj - 周伟的博客
                                           1982年6月30日,告别大庆油田采油一厂中一队
 

         回城  《 石化老年》2015年-第6期

         

    1979年知青返城风后, 1980年国家根据知青的实际情况,下发了一个30号文件,其中有一条规定,就是父母身边无子女,原籍有单位愿意接收的,可以有一名未婚子女回沪落户照顾父母。

由于我个人和家庭符合此政策,因此从1980年起,家人就开始为我准备相关手续和落实接收单位。198066 日,我向采油队领导递交了个人的请调报告,但报大队(矿),以后始终没有答复,实际就是不同意。当时家人已在上海为我落实了接收单位,虹口区也多次发函至大庆劳动局,要调我的个人档案,但因种种原因一直“卡”着不办。

  1982年春节后,出现了转机。原石油工业部政治部主任徐文野带其秘书谢惠民来我采油队蹲点,调查大庆职工(部队转业、知识青年和职工子女)成员的构成和现状。

1978年入党,从采油工到担任井长,后又任队里的材料员、工资员,同时兼任工会主席和共青团工作。采油队领导班子一致推荐我作为知青中的代表,也许这是上苍的安排,我的“贵人”和机遇出现了?

1982321晚上五点,我刚进食堂,指导员张凤喻就来找我,说政治部徐主任叫我去采油一厂招待所,晚上要找我谈话,车已等着,晚饭去招待所吃。到招待所后,二桌饭菜已备好。饭后,政治部徐主任和秘书谢惠民还有采油一厂政治部、工会和团委等负责人以及陪同人员共十多人到招待所办公室进行座谈,主角当然是我。徐主任给我的题目是:让我详细谈自己的成长经历。从小学毕业说起,如何支边去大兴安岭、如何入团、怎样到大庆油田和入党前后情况以及对目前社会、国家形势的看法和现阶段的国际问题,比如苏联和波兰的局势等。最后他问我,你现在个人有什么要求和困难?哈哈!转机就这么出现了。我说:“我有困难啊!上海老母亲患有多种疾病且一个人在家没有子女照顾,我想把她接来大庆住,她的身体又不适宜东北的气候,我要调回上海,大队(矿)、一厂(指挥部)和大庆劳动局都卡着不放我,我没招啊”!“好!我给你了解一下。你上海方面要努力,至于大庆方面你放心,不会卡你的”。石油工业部政治部主任徐文野是这么回答我的。谈话一直持续到晚上11点。徐主任让我晚上就住招待所谢秘书房间,明天一起回中一队。那晚,我毫无睡意,又和谢秘书聊到凌晨。

事后,经我从陪同人员那了解到,第二天,他让大庆市劳动局局长到他招待所面谈了我的事情,督促他们抓紧走调动程序。

在他们调查结束的那天,徐主任来我们中一队吃了一顿高粱米饭,队领导叫我一同陪同,徐主任还让我找个照相机拍照留念。下午照完相后,他们就回东风(大庆重要会议地点)写总结去了。临走时,他对我说:“放心吧!你的困难一定会得到解决,如果回上海,一定要到北京来玩,谢秘书会给你安排的”。

1982616,我收到75日到上海报到的调令。

次日我即给徐主任写信表示自己内心的感激。在将告别大庆的前几天,我收到了徐主任在622日给我的回信。

这是那个年代的一位领导给一名普通工人的回信。再看看现在的你我身边,这样的领导有多少!

来信的全文如下:

周伟同志:

你好!来信收到,向你表示祝贺。希望你身在闹市,大庆精神永不变。对你来说,在东北这十多年的生活、成长是一个关键时期,要珍惜这一段所得到的一切,并把它保持下来,发扬光大。你说有些依依不舍这是很自然的,这十多年的锻炼,要永远不能忘。要在新的环境下,继续发扬党的好传统。当然,也要注意不要以大庆人自居,要谦虚谨慎。欢迎你过北京来玩,买飞机票可以找谢师傅办,没什么问题。

这事情也不要老感谢我,我只不过是按党的政策做了一点应做的事。有些人怕艰苦,到处找门子想离开采油或边远地区向往大城市,越是这样越要加强教育不能迁就。相反有些很好的同志,确有实际困难,不是思想上的问题,这样的情况,尽可能应给以照顾,这样才有是非,才体现了政策。那种凡是有门路不管是不是真有困难一概照准,或者是为了防止走后门,不分析具体人的不同情况一概不准,都是不妥的。这也是纠正不正之风真正按党的政策办事的实际行动吧。

到北京见。

                                         徐文野

6.22


告别大庆的那天,好几十人到车站为我送行,我真感动了。(这里我想插入一段:200657日,在我阔别大庆24年回访结束返沪的那天晚上,在大庆火车站,也有数十人送我,我是被喝的醉熏熏后,由同事们给送上火车的。第二天早上,车到天津,我在卧铺走廊散步,一女列车员过来问我:“昨天晚上大庆上车的是您吧?”,我说:“是啊!”她说:“你好风光啊,有那么多人来送您,我说:“这不很正常吗?” 她又说:“不!我们已有很多年没有看见这样的情景了”。我惊愕、无语!)

我想这就是同志、同事、同学乃至朋友之间真挚的情感和友谊。大庆锻炼和培养了我,同样大庆人也感动和感染着我!

71我到达北京,找到了谢秘书家(他在紧张的高考复习,后来他考入了抚顺石油学院)

因谢秘书不能陪我游览北京,我就自由行了。他还给我准备了瞻仰毛主席遗容的入场券1982年去毛主席纪念堂是要有一定级别的单位才能弄到票的)和购买飞机票的证明。

晚上谢秘书陪我去徐文野主任家,给他送上我从大庆带来的几斤木耳和糖果。路上,谢秘书说:“我和徐主任相处十年了,没看见他收受过礼物,估计他不会收的”。果然,徐主任硬不肯收,但我还是留下了礼物。次日,我晚上回到谢秘书家时,徐主任还是把礼物给送回来了。没办法!留给谢秘书吧。

73早上九点,当我走进毛主席纪念堂瞻仰主席遗容的时候,我在心里默默对主席说:当年,我还未满十七岁,就响应您的号召,义无返顾支援边疆建设。今天,我有违您的指示,回故乡上海去啦!但我还是感谢您!是您的指示,给我的人生创造了锻炼机会和成长天地!

中午,谢秘书送我到车站,临别时他送我好几本大庆油田的画册。1250分我登上了13次特快,74日早上我回到了我的故乡—上海!

至于我和政治部主任徐文野、秘书谢惠民以后的交往,那是后话,由于篇幅有限,不再细说了。

75早上,我到南京东路153号上海第一商业局人事处报到。被分配到其下属石油商品应用研究所人事科工作。让我欣喜的是:一是工作对口(还是石油行业); 二是就近分配(单位离家15分钟),而让我感到不解的是,原家人落实的上海接收单位根本没关系!

我很清楚,这是在大庆锻炼成长的回报!否则我一名普普通通的工人怎么会分配在一个国企研究所人事科工作?

76正式上班。

19711015我被注销了上海户口成了黑龙江人,12年后,我又是上海人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