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伟的博客

很高兴您的到来!

 
 
 

日志

 
 
关于我

一个乐观、快乐、热情、真诚且兴趣广泛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我对大兴安岭的回忆!  

2011-10-27 20:17:50|  分类: 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2011年10月27日,是我上山下乡去黑龙江大兴安岭整整过去40年的日子。

  40年就这样一眨眼的过去了。虽然我在大兴安岭只工作了二年时间,但40年前的一幕一幕,仿佛就在昨天或者前天发生的一样。

散上几张40年来自己保存的实物照片,回忆几个40年前发生的事情,让知道和不知道那段历史的人们去回忆和想象!

                                                                                         下乡上山通知书

我对大兴安岭的回忆! - zwjxzzjj - 周伟的博客

                                                                                     林业工人登记表

我对大兴安岭的回忆! - zwjxzzjj - 周伟的博客

 40年前的今天,我响应毛主席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号召,放弃上农(能分配到上海郊区崇明县)的机会和几个要好的同学去外农(外地农、林场或插队入户)奔赴黑龙江大兴安岭。

                                                                                        乘车证

我对大兴安岭的回忆! - zwjxzzjj - 周伟的博客

                                     这是我们当时在火车上的乘车证(网上),每发一次饭,就给画个圈。

                   我在大兴安岭塔河工程处二连,工作了二年多时间。 这是我们盖的塔河纸浆厂(我的樊姓同学)

我对大兴安岭的回忆! - zwjxzzjj - 周伟的博客

           在塔河工程处二连,我曾经到过塔河至绣峰之间的一个叫7.5公里地方为工程处干了几个月的伐木工作。

                                                                                      抬木头(网上)

我对大兴安岭的回忆! - zwjxzzjj - 周伟的博客

 

我第一次抬原木时,是在平地,六个人用三根杠子(中间粗两头细),抬一根大约有50公分粗,有6、7米长的原木。我估计自己“够跄”(抬不动)就对我的搭档东北人说:“我可能抬不动”(当时自己17岁都不到啊!)。可那东北人说:“那不行,得抬过才能算”。“没招”!(没有办法)那就抬吧,可是我刚直腰,肩膀上的杠子就滑脱了,腰也扭了,滑脱的杠子瞬间就打到了和我搭档的脖子上,东北人有点生气了,顺手抽出绳套中的杠子,朝我的屁股打了一下,然后就说:“行,你就不用抬了”。 我的腰伤就是在那时“涝下”的,且几十年来一直是我身上唯一无法去除的病痛。

                                                                                       解渴的代价

发生抬不动事情以后,就安排我去砍枝丫(将放倒了的树两边的树枝砍掉)。每天上山扛着把一米来长,桦树木杆做的大斧子砍枝丫。记得有一次,零下几十度,滴水成冰,满山积雪。自己口渴的不行,没有办法,只能吃雪解渴。戴着棉手套,我就用斧子把树墩上的积雪上面的脏雪先划拉掉,然后再用斧子铲起下面干净的雪,送到自己嘴边想用舌头添着解渴,可能是太渴的原因,舌头添得太多了、太深了,舌头碰到了雪下面已经冻得发白的铁斧子,我的舌头瞬间就沾在铁斧子上了。我当时一下子就有害怕的感觉,心想,这下完了,怎么办?这可是在山上,附近还没有人,上那儿去暖和才能化解呢?没有办法,只能自己张大嘴巴,一边哈着气,一边慢慢扩大铁斧子和舌头之间的距离。结果可想而知,舌头硬被沾掉了一块,流血了。至今,我的舌头上还隐约能看见这留下永久纪念的疤痕。

                                                                      塔河工程处二连—我们的力工班

我对大兴安岭的回忆! - zwjxzzjj - 周伟的博客

 

这是我当时所在的力工班,除我们三个上海知青外,其他都是浙江黄岩路桥的知青。他们的年龄都比我们大,当时,我们都叫他们“老户头”。他们中有的上海话说得很好,我当时基本也能够听懂黄岩话并也可以说上几句,但现在都忘记了。只记住一句:“白度哎腰裤拉边啊”(好象是拉肚子拉在裤子上一塌糊涂的意思)。

这张照片中的很多人已经有几十年没有看见过了,我在浙江知青网思语亭上挂了几张40年前拍的照片,居然有热心人把他们40年后的照片也传上来了,如果没有新老照片的对比,真的是见面也无法认出来的。据我知道,有的可能还留在大庆或者去了其他什么地方工作;有的现在还从事着很好的工作并再一次焕发着人生第二次青春;有的在杭州享受着悠闲的生活;有的早已回到了老家黄岩(台州)路桥。可惜的是,也有的已英年早逝了。大部分人都已经退休,在此,我祝愿他们保重身体,快乐、幸福!这张照片中我们三个上海老乡(同学),都很好,不时还有个联系。

                                                                                去大庆的风波          

我对大兴安岭的回忆! - zwjxzzjj - 周伟的博客

我对大兴安岭的回忆! - zwjxzzjj - 周伟的博客

        1973年,大庆油田来招工,大部分知青都去了,那年五月我加入了共青团 ,连队领导说要培养我们几个团员,不同意我们去大庆。我那时已被调出力工班,已经是腰上挂着电工工具跟着东北师傅学做电工了(整天没事,拿着电工刀在草地里挖长着三个叶片的掌参)。

我记得大庆油田来招工的负责人要来我们二连开会,和已批准去大庆的知青见面。当时有一个黄岩知青原是负责晚上在建筑工地“打更”(看管工地)那时好象叫“打今”,已批准去大庆,第二天要参加见面会,连队领导就让我在前一天晚上临时替他一下,我就同意了。

那几天我确实想了很多,我感觉这大兴安岭不会是我一辈子呆的地方。一是这个地方的领导不是我想象中的领导,对我们知青基本上是放任不管,不愿意了,今天你就可以不去上班,也没有人来问你是何原因;二是从发展的眼光来看,这个地方是没有什么前途而言的。最后决定:自己用违背连队领导的安排和自己不应有的行为去抗衡,以此来形成领导对我的不满。第二天晚上我故意不去建筑工地“打更”,我的理由就是:是领导安排我临时替他一晚的。果然,第三天上班,在连队早上例行安排工作的全队会议上,那个戴着帽子、瘦瘦的脸型、下巴尖尖的、嘴唇外豁着二颗大门牙(好象其中的一颗还是金属的)、披着黑棉袄的连队领导(实在记不住名字)当场宣布:“你昨天晚上没有去工地打更,工地上有东西被偷了,从今天起,你电工也不要当了,回力工班去”。当时我只说了一句话:“是你让我临时替他一晚的,我认为就是一个晚上”,就没有再说什么。

一场风波就这么过去了。看着批准去大庆的人在准备行李,用二轮平板车去制材厂拉用做包装行李的板材。我根本没有一丝再想去力工班干活的想法,而只有去找来招工大庆人的勇气。我们几个被留下的知青商量后,真的去塔河镇招待所找大庆人了,大庆人很同情我们,并说:“只要你们指导员(好象姓张,当过兵)同意,我们肯定是要你们的”。这话中有话了!此后的几天,我们几个曾经被领导看中的“共青团员”、有培养前途的知青,就每天早早的吃过晚饭,相约一起到指导员家,看着他和家属做饭、吃饭,反复述说着我们要去大庆的理由,每天我们都很晚才离开回自己的宿舍休息。就这样,连续三、四天后的一个晚上,指导员的家属扛不住了,她对着自己的丈夫说:“你这个人就是死心眼,你就放他们走得了(背)”。这是他老婆的原话,尽管已经过去了近40年,可我依然一字不差的记得!谢谢你!我们的张指导员夫人,因为,就你这一句话,改变了我们几个的人生啊!

在此,我想告诉大家的是,从地域上,我们当初工作和生活过原属黑龙江管辖的很多地方,现在已经回归内蒙古自治区了。前些天中央电视台记者白岩松在大兴安岭地区的牙克石采访。大兴安岭现在已经没有人再愿意干林业这一行了。象我们国家的有些地方一样,年轻的都出外打工去了。留下继续工作的现在月工资只有几百元,好多人还没有医保甚至养劳保险。被采访的当地领导说:“现在大兴安岭职工的月工资水平不足全国平均工资的45%”。设想一下,如果你、我还留在那,也许能拿到或者超过45%,但是又能超过多少呢?不敢想!

                                                                                   公和私的礼物

我终于可以去大庆了。先前批准去的人享受到了每个人去制材厂拉一车(二个咕噜的手推车)可包装个人行李的板材,可我们后批准去的就没有这个待遇了。没有办法,行李还得打,只能把宿舍二边炕上睡觉的“炕板”给拆了。

                                                    塔河工程处二连团支部送给我一本 《共产党宣言》

我对大兴安岭的回忆! - zwjxzzjj - 周伟的博客

                                                二连会计陈姐分别赠送给我和我的徐姓同学各一个笔记本

我对大兴安岭的回忆! - zwjxzzjj - 周伟的博客

 

笔记本上分别留下了她的赠言,还在我们俩(我的徐姓同学)笔记本内各塞着20元钱(当时20元是很值钱的啊,好象工资只有50来元吧!)

      

  评论这张
 
阅读(509)|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